立體迷宮偵探活劇

2007/2/28

試閱

誤宮大廈
Chapter 1 Interview(節錄)



透過茶色眼鏡片,谷明智的視線穿越茶餐廳閣樓的細小窗戶,凝視就在馬路對面的那座大廈。

──或者應該說是「大廈群」比較正確。




「『蜈蚣大廈』?沒聽過!」

半個小時前,就在這家「發祥冰室」樓下門前的報紙攤,那個攤檔老闆一邊在整理一叠叠色情雜誌,一邊給了谷明智這個答案。

——沒聽過?可是分明就在你對面啊。

至少,土地廳的註冊資料是這樣說。

「老闆……」谷明智當時再問。「對面這條街呢?」他指向馬路對面那堆老舊的建築。「沒有人跟你訂報紙嗎?」

那報攤老闆抬起頭來,凝視對面的大廈。

這家「發祥冰室」至少也有三十年歷史了,門前這個報紙攤也不新。谷明智看見那張小凳子的磨損程度,斷定至少也有十年。

可是這位老闆瞧著對面那堆大廈時的眼神,卻像看著陌生的地方。

他搔搔頭髮,搖搖頭。繼續垂首執拾那堆裸女封面的雜誌……




谷明智繼續瞧著窗外,不用眼睛就拿起桌子上的咖啡杯,呷了一口已變涼的奶茶。

那幾乎完全連成一體的巨大建築群,最高處大概不過十幾層,卻以寬度產生出強大的壓逼感──無間斷地完全佔據一整條長街,長度相當於市內一般街道的五倍以上。

谷明智仔細地觀察那外壁,還是可以看得出不同時期和建築手法的痕跡。可是時間把分野抹得模糊了。緊擠在一起的不同建物,一律因為殘舊而被同化,混成一體。

──大概因為都是不合規格的違章建築,所以殘舊得這麼厲害吧?……

各種不同大小、形狀的窗花格子;塞滿陳舊雜物的鐵籠式陽台;大量外露水管和排污管;呈現各種斑紋顏色的剝落外牆;從窗戶伸出一直延上屋頂的大堆電線;雜七雜八的晾曬衣物;積著各種垃圾的簷篷;舊得已讀不出名字的招牌……彷彿拼湊成一幅巨大而神秘的圖騰。

谷明智摸摸放在身旁椅子上那載著拍攝器材的袋子。瞧著這樣的建築風景,他有衝動把它仔細拍下。不過他按捺了下來。拍攝的機會以後還多著。

──而且這次要調查的,不是它的外面……

谷明智雖然從來沒有在西埔區生活或工作過,對於這區卻一點也不陌生:以貧窮指數而言排在全市頭三位的西埔舊區,同時也擁有全市最大的二手電子、視聽、拍攝器材市場,谷明智每個月最少也來逛三、四次;南邊那部份則是東南亞和南亞裔移民的聚居地(主要因為租金低廉),以價廉味美的泰國、越南、印度菜館知名。谷明智很喜歡吃印度的「唐多利烤雞」,茉莉偶爾也會陪他去那邊吃──當然,只有在她不覺得自己胖的日子……

可是來過西埔區這麼多次,他自己一樣從來沒有留意過,這兒有這麼一堆巨大建築物存在。

──就像樓下那個報紙攤老闆……

谷明智把手指伸進茶色眼鏡片底下,揉了揉眼睛。為了掩藏那對有點嚇人的黑色眼袋,他平日出外時都戴著這副眼鏡。

通上閣樓的階梯傳來響亮的皮鞋足音。

「遲到了。對不起。」一個頭髮梳得油光亮滑的男人頭顱從階梯探出來,朝谷明智揚了一揚下巴。那傲慢的語氣沒有半點抱歉的意思。

「冰奶茶!」男人朝樓下的侍應喊了一句,才繼續踏著皮革底的牛仔靴走過來,坐進谷明智的廂座對面。鬢角流著油般的汗珠。他脫下那件有點土氣的格子紋外套,毫不介意地露出掛在左腋底下那沉甸甸的警槍。

「多久沒見了?」警探把攜帶電話、香菸包、白鋼造的軍用打火機一一從外套口袋掏出來排在桌子上,然後直視谷明智的臉。「那天收到你的電話,還以為自己聽錯。」

「對不起,老狗。有事情要幫忙才來找你。」谷明智搔搔頭髮。「不過之前也確實有幾次想起來,應該跟你打個招呼。不過總是提不起勁兒來……」

事實是:偵探社的生意差勁,他自然就不好意思找老同僚聚舊……

「更讓我嚇一跳的,倒是你的偵探社竟然還沒有倒閉。」老狗不懷好意地笑著,然後從香菸包抽出一根來點燃。

「令你失望了。」明智咬著咀唇說。「剛剛才接了一個不小的客戶呢。」

「呵呵……」老狗猛地噴出一口煙霧。「大客戶嗎?那麼我替你調查的事情也很值錢吧?有佣金嗎?」

「老豬,那是賄賂。」谷明智忍著笑說。「不如你索性辭掉這混帳工作,跟我一起調查吧。酬金我分三成給你。」

「呸。才不跟你一塊兒瘋呢。」

侍應從樓下送來用塑膠杯盛的冰奶茶。老狗拿起來用吸管攪了幾圈,第一口就幾乎喝掉了半杯。然後他從襯衫口袋掏出那部只有手掌大小的筆記本。

谷明智也掀開西服,從內袋掏出他的電子手帳,準備作資料記錄。當然那手帳是附有拍攝鏡頭的型號。

「你託我調查的那個案件記錄……」老狗卻沒有打開筆記本,只是握在那隻指甲修剪得很短的手掌裡。「……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。可是西埔警區在四年前才開始電腦化。那批舊檔案還沒有輸入。」

「甚麼?」谷明智緊皺著眉頭。「這是甚麼年代了?四年前才開始搞電腦化?」

「你不是沒有到過這個轄區吧?」老狗又狂抽一口菸。「這兒有三『最』:人口最稠密;罪案率最高;資源最少。聽說這套新系統的撥款,也是從員佐福利部那裡一點一滴的省下來才存到的。」

「舊檔案不是也應該輸進新系統裡嗎?」

「不用花人力嗎?」老狗聳聳肩。「的確是在進行中。不過慢得像烏龜。實在太多了。你到我們的舊檔案室,瞧瞧那一堆堆像山的東西就明白了。而且輸入新系統的優先次序,是從較近期的案件開始的。十年前的嘛,你再等三、四年吧。」

谷明智把電子手帳放到桌子上。

「那麼只有從那堆檔案裡挖它出來?」

「需要一些時間。」老狗用力把菸擠熄,接著馬上點了另一根。「管檔案室的老傢伙裡,有一個跟我有點交情。不巧他最近放長假了,等下個星期他回來後再說。」

谷明智心裡嘆著倒霉。

「不可能再快一點嗎?」

「除非有非常有力的新証據出現,再拿到局長的許可,就可以正式把檔案拉出來。」老狗嘿嘿笑了幾聲,「你可不想這麼高調吧?」

谷明智搖搖頭。「那麼我們說另一件事情……」他指向那個小窗戶外。

「啊,對……」老狗用拇指沾一沾唾液,揭開那皺巴巴又沾滿汗濕的筆記本。然後他也瞧向窗外。

那殘舊、陰暗而複雜的建築群。

「『吳公大廈』……」

谷明智的身體在椅子上挪動了一下,聚精會神地瞧著老狗。

老狗看著手上筆記本,重重地嘆了一口氣。

「其實……我也沒有查到甚麼……」他把菸叨在唇間。「警局裡,包括在這區已經二十幾年的老傢伙,都提供不出關於這大廈的甚麼來。大半人甚至連這大廈的名字都沒有聽過。老實說,我調到這兒也有五年,可是在你跟我提起之前,我也從來沒有聽過『吳公大廈』這名字。」

「這是不可能的。」谷明智用手指頭戳在桌面上。「這大廈至少有巡邏路線吧?」

「就是沒有。」老狗說完深吸了一口氣,才再繼續。「這有夠古怪的。我確實問過了。真的沒有任何人巡邏這大廈。它也沒有出現在警局的編班表裡。從來沒有。」

「連大廈外頭的街道也沒有?」谷明智指向窗外的馬路對面。

老狗搖搖頭,燃點第三根菸。

「可以這樣說……」他用菸指一指窗外。「在西埔警局的地圖裡,那兒是一個人人都看不見的黑洞。

谷明智再次想起樓下那個報攤老闆。

「從來沒有人投訴嗎?」他搔著頭髮,「比如有人在裡面被搶劫,或者住客給爆竊、失火之類……」

「我已經查過電腦系統了。」老狗回答。「沒有任何一宗發生在這地段的罪案或意外。沒有任何裡面的人報過案。至少在這四年裡是如此。」他把菸灰彈到盔皿裡。「正式記錄上,這個叫『吳公大廈』的地方,罪案率是0%。

茶色鏡片之下,谷明智的眼睛瞇成了黑線。

兩個人沉默著,一同凝視窗外那片建築風景,老狗慢慢地一下一下抽著菸。直至已燃到了菸蒂的濾咀,他才把菸捺熄。

他站了起來,穿回那件格子紋西服,把放在桌子上的物件逐一收回衣袋內。「我得走了。那個舊檔案,我有消息通知你。」

「謝謝。」谷明智微笑。「欠了你的人情。」

「反正都是還你的。」老狗雙手插在西服口袋裡,聳一聳肩膀。「沒有你那三次幫忙,大概我現在還是警目。」

那是他們都還在東警區總局的時候。老狗是兇殺組,谷明智則是盜竊組。那三宗殺人案,老狗到現在還是不明白,谷明智當時怎麼看得見別人全都看不出來的線索。老狗曾經嘗試把谷明智挖過來。在還跟盜竊組的頭子商量時,谷明智卻已經遞了辭呈。

「啊,對了……」谷明智匆匆從椅旁的袋子裡掏出一個公文信封,從裡面抽出一幀照片,放在老狗面前。「……還想讓你看看這個。」

那是一幀複製放大成8R大小的照片。拍攝的是一堆密麻麻的老建築物,殘舊陰暗一如此刻在窗外看見的大廈外壁。照片中央本來應該拍攝了一個人物,但卻被厚厚的馬賽克掩蓋著。

「他媽的,這馬賽克是甚麼意思?色情春宮照嗎?」

「你想這背景,是在『吳公大廈』裡嗎?」

老狗看著照片一會兒。「不知道。可能是吧,可我不知道。」他又再瞧向窗外。「我一次也沒有進去。以後也沒有進去的打算。」

「是嗎?」谷明智露出失望的表情。

「需要我把它給其他人看看嗎?」

谷明智想到:剛才老狗已經說過,西埔警局裡並沒有人知道關於「吳公大廈」的多少事情;他也不希望太多人知道這次調查。他搖搖頭,把照片收回公文信封裡。

「我不知道你查的是甚麼事件,也不想問。」老狗微笑著說。「不過這絕對不是甚麼通姦或是錢債案吧?我很高興。至少我知道,你沒有把你那顆腦袋浪費在那種事情上。」

谷明智托一托眼鏡,不在乎地笑了笑。

「有沒有想過回來?」老狗認真的問。「以我現在的力量,要讓你在西埔警區復職,應該不算困難。頂多欠一點人情……」

「我現在還好。」谷明智馬上回答。「而且我沒辦法說服自己,再次跟那樣的傢伙為伍。」

老狗皺眉。「你知道,我們不是全部都是那樣的……」

「我當然知道。」谷明智再次微笑。「否則我不會找你。」

老狗想了一會兒,最後還是放棄般嘆了一口氣,轉身走向階梯。

「喂……」谷明智叫住了他。「……剛才我看見,你手上的戒指……不見了……」

老狗的身體停住了。他背著谷明智,摸了摸左手的無名指。

「是兩年前了。」

「很遺憾呢……」

「沒甚麼好遺憾的。是早晚的事情。」老狗朝後揮了揮手,便拾級而下消失了。

谷明智垂下頭來,凝視仍然攤放在桌子上咖啡杯旁那個公文信封。 ……




(編註:節錄內容經修改,與原書有少量出入。)

內容簡介

佔地2.7公頃。
位於西埔舊區鬧市的正中央。
罪案率0%。
都市中為世人集體遺忘的黑洞。
「吳公大廈」。



「影像系」偵探谷明智接受了富商委託,調查一宗發生於10年前的「五鬼搬運魔法」失蹤事件,手上的線索就只有一幀不知真偽的詭異照片,還有「吳公大廈」這個地名……
谷明智帶著拍攝器材,隻身進入「吳公大廈」建築群,探究這座被世人遺忘、與外界時空隔絕的立體迷宮,卻接連陷入各種荒謬險境中,甚至遇上不可言狀的恐怖,帶引出更多的線索與謎題……
歷險途中,他邂逅一名繪畫為生的美麗少女阿彩,在她的協助下深入「吳公大廈」的複雜街巷,漸漸朝著可怕的真相接近,卻不知道自己同時成為了瘋狂追獵的對象……

關於我自己

我的相片
一個消耗了許多原稿紙的人。 志願是讓那些樹木死得有價值。 鍾情熱帶民族的武術,欣賞其自由奔放的風格。喜歡在陽光下流汗那強烈的活著感覺。 夢想是住在靠近海灘的地方。希望有一天學會滑浪。